《山林筆記》:長白山的精魂

西藏自治區政府網站西藏自治區政府網站 社會 2020-09-16 11:51:16

胡冬林著《山林筆記》 時代文藝出版社供圖

胡冬林的《山林筆記》三卷本,注定會成為一部留得下來的生態文學和自然文學作品。那一年,我聽說了胡冬林突然去世的消息,覺得死亡有時候那么強橫,那么沒有道理,把冬林這么早就帶走了,因為我和他聊過,他還雄心勃勃地要再寫十多本書,還有很多計劃沒有完成。

我最早是從周曉楓那里聽到胡冬林這個名字的。在周曉楓的描述中,作家胡冬林簡直就是長白山的精靈,他像是一棵松樹成精了一樣地神奇:他能夠在長白山中根據各種別人看不到的細節,說出動物的蹤跡、狀態和植物的形態以及生長周期。然后,曉楓就拿出胡冬林剛剛給她發過來的一篇稿子。

我拿過來一看,是胡冬林寫的一篇非虛構文學作品,寫的是長白山里的大自然的故事。我一讀,就放不下,他能把長白山里的動物、植物、時間和空間寫得這么有趣,喚起了我當年讀一些北美洲的作家寫的生態文學的閱讀快感。

見到胡冬林那次,他穿著一件褪色的迷彩服,有些舊了,走路也不快,臉上有些歲月留下的溝溝坎坎,50多歲的樣子,不老也不年輕了,口音是東北人,手里老是拿著根煙,笑呵呵地和我聊了起來。

我才知道,他也上過魯院的中青年作家高級研討班。而且,他還是一個滿族作家。有人叫他生態文學作家、自然文學作家、兒童文學作家、長白山地域文化作家等。他曾經自稱是野生動物作家。他是吉林人,所以,他說起長白山的一草一木、動物植物、氣象氣候、離奇傳說來,都是如數家珍,非常會講故事。他說起話來,也是滔滔不絕。他最動人的舉動,是一個人在長白山的林場小鎮上住了5年多,跟各種林場工人、偷獵者、挖參人打交道,可以說經歷非常豐富,也歷盡千辛萬苦。

版權聲明

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華奇網立場。
本文系作者授權華奇網發表,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。

喜歡發布評論
留言與評論(共有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
浙江6+120004 快乐10分胆拖玩法 股票配资平台 云南十一选五200期 极速赛车六码预测软件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 中国重工股票行情 试玩游戏赚钱靠谱平台 75秒极速时时彩有假吗 股票配资门户 000333股票行情 添盈聚富 江西彩票多乐快3走势图 金7乐开奖电视走势图 115博彩 甘肃11选五怎么算中奖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报告2019